第八百零四章 做贼心虚(1 / 2)

天唐锦绣 公子許 4162 字 26天前

(祝所有的学子鱼跃龙门、金榜题名!只要用心去经营,前路必定繁花似锦!)

身子挺拔、面目俊朗的柴哲威走进书房,到长孙无忌面前躬身施礼:“小侄见过伯父。”

两家乃是世交,私底下见面,以叔侄相称更显亲近。

长孙无忌面容温煦,微笑道:“贤侄毋须多礼,到这边坐。”

“多谢伯父。”

柴哲威应下,坐到一旁的椅子上。

有侍女进来,将一个茶盏放在柴哲威手边的茶几上,然后躬身退出,掩好房门。

长孙无忌抬手,指了指茶盏:“喝茶。”

“喏。”

柴哲威拿起茶盏,用杯盖轻轻撇了一下漂浮的茶叶,浅浅的呷了一口,让后放下茶盏,正襟危坐,笑问道:“伯父遣人将小侄叫来,可是有何事吩咐?但请直言,小侄必竭尽全力去办。”

长孙无忌也喝了口茶水,捋着胡子,温言道:“刚才在神龙殿觐见陛下,陛下说起东征之事,意欲启程之时令老夫随行伴驾。此乃无上之荣耀,老夫自然欢欣喜悦。只不过离开长安之前,有件事放心不下,想要摆脱贤侄。”

柴哲威恭声道:“伯父尽管吩咐。”

“嗯。”

长孙无忌捋着胡子,轻叹道:“当年老夫与令尊交情深厚,那是年少轻狂,时常饮酒欢乐通宵达旦,之后便抵足而眠,交情深厚。平阳昭公主更是女中豪杰,老夫甚为敬佩,引为至交。咱们两家,那可是数十年的交情,说一句世交绝不为过。”

听着长孙无忌忽然讲起两家的交情,柴哲威面上也浮现出慨然之色,喟然道:“谁说不是呢?只可惜家父家母故去得太早,小侄未能聆听教诲,少了些家教,难成大器。不过这么多年,伯父念及往昔与家父家母大家的交情,对小侄颇多关照扶持,小侄铭感五内,不敢或忘。伯父若有什么交由小侄去办,绝无二话。”

柴家祖籍晋州临汾,并非关陇一脉,但是柴绍当年娶了高祖皇帝的三女平阳公主为妻,素来与关陇贵族们交情不浅,这也的确是事实。当然,其后因为利益纷争,尤其是平阳公主故去之后,柴家与关陇贵族并非表面看去那么和谐,私底下的龌蹉也不少。

不过自从柴绍也故去之后,长孙无忌倒是的确对柴哲威颇多关照,至于其中那些个利益交换,则不提也罢……

总之,当年身为“贞观第一功臣”的长孙无忌权倾天下,柴哲威岂能不乖乖的靠上去?

时至今日,两家看似同一阵营,但是各有心思,却也说不上貌合神离。长孙无忌若是有事交待他去办,也说得过去。

长孙无忌瞅了柴哲威一眼,也不再兜圈子,直言道:“老夫只恳请贤侄一件事,在老夫随陛下东征的这段时间内,保全老夫家中儿郎之性命。”

柴哲威先是愣了一下,旋即面色一变,迟疑道:“伯父之意……难道有人要对令郎不利?”

“呵呵。”

长孙无忌笑了笑,直视柴哲威的眼睛,缓缓道:“谁知道呢?不过是老夫上了年岁,儿子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惨死,实在是受不得那种锥心刺骨的痛楚,故而多疑了一些,以防不测吧。这天底下的人来人往,所谋者不过是利益二字,利字当头,就连手足兄弟都能反目相残,旁人若想要用老夫儿子的项上人头去搏一搏利益,倒也未必不能。”